叶溟

【涵欢】无欢谱

七华夜:

太和五年,漳王谋反,兵败长安,所涉党羽按罪论处,内侍少监花无欢从叛流放岭南。
十余辆囚车行过朱雀街驶出明徳门,车辕上挂着烂菜叶,粘着臭鸡蛋,彪悍的关中人深刻展现了他们的嫉恶如仇。
百无聊赖的城门守卫戏谑的打量鱼贯而出的囚车,欣赏往日高高在上的贵人们一朝沦为阶下囚的丑态,啜泣、哀嚎、谩骂、诅咒、瑟缩、颤抖、癫狂、绝望……毫无新意,守卫无聊的想打呵欠,直到最后一辆囚车驶过不禁为之一震,只觉与别个有所不同。
相较其他囚车的狼狈,这辆相对整洁干净,车上之人除却灰扑扑的囚衣松散的发髻半点颓丧之态也无,倚靠囚车一隅安之若素。
成王败寇自古皆然,既迈出了那一步,就有承受失败的觉悟,最差不过一死他早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一路行来,投掷来的异物皆莫名变了方向,花无欢知道是那痴心的狐狸在保护他,可是啊~刑余之人早已深陷泥沼又何惧这点污秽?
恢弘的长安城渐渐落于身后,忽而心有所感,转头仰望。
城楼之上的天子一身衮服,隔着十二冕旒花无欢也能感受到灼热的视线,他在注视着他。
那是……陛下……他的陛下……
遥忆当年太液池畔,一身青衫正少年,他是博林崔氏后裔,与天潢贵胄比肩也不矮了一头去,所以那个时候他们可以成为兄弟。
也曾意气风发,笑谈江山,醉饮风月,岂料一朝罹难仿若天塌地陷,举族皆殁只剩受了宫刑的他苟延残喘,从云端跌入尘埃。
最难过的日子里他遇到了他的恩人——秋妃,犹如寒冬之中的暖阳给了他生的希望。昨日之日不可留,她给他取了个新名字——花无欢。
真好,往昔富贵如繁花一梦,花落,无欢。他的余生不会再有欢愉,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他从一小小宦官爬到内侍少监,逢迎谄媚、趋炎附势……过去他不屑做的龌蹉事统统做了个遍,其中心酸不足为外人道。
再相见,是先帝将江王召回了长安,一别经年仿如隔世,他依然是天之骄子,他却已经失去了和他比肩的资格。
『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有资格成为皇帝』
『我会陪着你除奸佞、振朝纲』
『朕不想因为成为皇帝而失去你这个兄弟』
…………
曾一见如故,曾无话不谈,曾并肩作战,曾祸福相依,是怎么走到意见相左分道扬镳?
『若有一日她与朕不能共存,你选谁』
『从今日起我们不再是兄弟,只是君臣』
花无欢想,那个时候李涵一定伤心了,他记得李涵问他,“何为君?何为臣?”
他心中已有了决断,答:“匡扶天下是君,安守本份是臣。”
最后大明宫兵戎相见,李涵说:“这便是卿的安守本分?”
“情义两难两全。”
“什么是情?什么是义?”
“相交莫逆是义,心心念念是情。”
“对谁是义对谁是情!”
花无花抿唇,许久才答:“对君是义。”
对君是义,余者尽在不言中,李涵笑了,笑得凄惶,笑得嘲讽,“花少监倒真是性情中人,阉得了你的身心阉不了你的心。”
“男人,不是靠下面说话的。”话落便是利剑出鞘。
『为何只守不攻?』
『朕要赢的是你的心。』
…………
心啊……花无欢坐在囚车里渐行渐远,他,还有心吗?
恍惚间一阵骚乱,绿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劈开了木栏,翠凰……
翠凰拉上花无欢疾飞,半空中,花无欢回首,城门上的身影不动如山,那一刻,他懂了,再不回头。
此生,再不会相见了。


大明宫——
“陛下,逆臣花无欢叛逃,请陛下下达海捕文书?”
“不必了,他成不了祸患。”
“这……”
“朕意已决,毋须多言。”
…………
…………
“陛下,起居郎求见。”
“宣。”
“微臣见过陛下,”起居郎乃是史官,“这是臣对奸宦花无欢的记录,请陛下过目。”
李涵神色微动,想到那日拿下花无欢的场景。
“朕本以为你我可以如太宗和魏征一般明君贤臣见于青史。”
花无花咳血喘息,“陛下流芳百世,罪臣遗臭万年,倒也算相得益彰。”
想到这,李涵垂下眼脸,长长的羽睫遮掩了心绪,淡淡道:“烧了吧。”
“什么?”
“朕说,烧了。”
你既不能见容青史,那就干干净净的记在朕的心里。

评论

热度(92)

  1. 哔哔哔果子狸七华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叶溟七华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