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溟

【未授权翻译】【ST:AOS】【SK】Textual Attraction 【Part 2】

窝素一只tribble啦啦啦:

Textual Attraction
本文又名:想谈恋爱就快去和别人换手机

Author:lalazee
Rating: Mature
Category: M/M
Fandom: Star Trek (2009)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
Summary:对于Kirk学员来说,情人节并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然而,机缘巧合下,他的手机和某个瓦肯教授的调错了。这让他的一天更有趣——更浪漫。或许,他创造些新的记忆。
授权:我已经联系了作者,但是她还没有回复嘤嘤嘤


原文地址:戳我把戳我吧

随缘传送门:戳我吧戳我吧

第一章

看到Bones因为某件事情——其实是任何事——这么兴奋,Jim心里的喜悦远超过了他得在情人节出门的沮丧。不管怎么说,他非常有信心,自己的好友最后一定会得到这个女孩。而且,到时候Bones眼里肯定只有Chapel护士,然后把他晾在一边。

 

就像他告诉Bones的那样,在这位好医生把他从这所有的狗屎里拯救出来以后,这是他能为他做的最起码的事。

 

刚上课,社会心理学的教授就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吓:他们得做一个关于幽居病的突击测试。教室里爆发出了阵阵心塞的抱怨声。但Jim没必要同情别的同学。他已经预习了这礼拜规定要看的章节,还特别享受社会学与心理学的学习过程。

 

能够了解他人想法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他每天都要用到这项技巧。

 

再说了,真的没有人注意到这么明显的事实嘛?每两个月的第三个礼拜二,G’Rong教授都会进行一个课堂突击测试。好吧,可能真的只有他看出了这个模式。

 

第一个写完并上交了卷子,Jim摸出那支熟悉的手机,懒洋洋地靠到椅背上。他想也没想,就给他新的瓦肯朋友发了个短信。干嘛要考虑呢?

 

我刚刚被说服去参加一个情人节派对了。


过了一会儿,一条回复从屏幕下方弹了出来。这家伙到底在上什么课啊。回复这么快。但这疑问很快就被他抛到脑后了。


我已了解。你是否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出现?


不不,我还是会在那时候和你见面的。


如此甚好。你的手机一直收到许多信息。

 

Jim在心里呲牙咧嘴。

 

噢……你看了我的短信?

 

回复迟了一些。

 

不幸的是,一条。

 

图片的?

 

这回对方回得很快。

 

相当。

 

哦很抱歉。

 

Jim可以推断,关于看了他短信这件事,瓦肯人本来可以什么都不说。可事实上,对方一开始就告诉他了,这就引起了Jim的兴趣。这暗示着,瓦肯人也有自己隐藏着的幽默感和勇气。

 

我想,我无需道歉。起初,我假设这短信来自于你,于是阅读了它。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好意思。女孩子们在情人节的时候总是有点……活泼。

 

有那么一会儿,他的手指不太确定地停在光滑的键盘上。他来回扫视着已经编好的短信。略带担忧地啃着下嘴唇,Jim简短地考虑着,接下来那个相当不恰当的问题该不该问。

 

不过这没什么意义,不安很快就被勇气取代了。难道Jim Kirk还会有没勇气的时候吗?不可抑止的热情占据上风,Jim写完了他的短信。

 

那么,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派对吗?

 

一问完Jim就后悔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当然啦,外貌并不代表一切。可大家都这么说,即便Jim并没有那么自恋。事实上,大家认为,要是Jim Kirk的自尊心和普通人在一个级别上,这会吓坏除了Bones以外的大多数人的。和别人一样,他也会有这方面顾虑与恐慌。

 

Jim的要强和固执,在星际学院仍是无人能比的。这就让事情有点不一样了。

 

出于何种原因,你希望我加入你?

 

不自觉地松了口气,Jim在座位上扭了几下,对自己先提出的话题感到不满。他究竟是在发什么疯?竟然邀请这个人去情人节派对,还是在自己不喜欢情人节,也不想去派对的情况下。

 

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因为在和他手机的临时主人聊天的短短几个小时里,Jim笑的次数比随便哪个十岁以后的情人节里的都要多。很荒谬,但这是真的。不过这绝对不是Jim会说的话,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你没有约会。我也没有约会。

 

不因一个无意义的人类节日约会,这是我的特权。

 

Jim仅仅微笑了一下,努力忽视心里既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拒绝喽?

 

没有回复。至少接下来的几分钟没有。Jim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机,让它在桌面上转圈,同时侧头瞥了几眼教室里的情况。他希望剩余的学生能快点做完题目,那样他们就可以继续上课了。

 

熟练地再次打开聊天界面时,Jim思忖着自己的上一个问题。没有回答可以有很多种意思。对方很忙,没办法回复。他感到被冒犯或者恼怒,不愿意回复。或者,他想说好,又不想承认。Jim最终判定,前两个选择要合理得多。然而,他还是觉得自己被轻蔑地拒绝了。

 

说说看,你穿什么衣服?

 

短信很快就来了。这让Jim肯定,自己早先的问题是被刻意忽视的。那样最好,他想。抛开他执着于了解这个瓦肯人的新爱好,在现实生活里,他们或许一点都谈不来。非常有可能。

 

那是人类的一种委婉语吗?我并不理解。

 

我很无聊。所以我们在找乐子。

 

你通过询问我的着装获得乐趣?

 

嗯哼,现在请告诉我。让它听起来性感点。

 

我无法使它性感。我身着黑色制服。

 

Jim僵住了,眼睛钉在给他判了死刑的那几个词上面。黑色制服。那只意味着一件事。他感到惊恐。

 

好吧,等一下。你是老师?

 

确实。

 

操。

 

 

操。你不会举报我或者什么的吧?你会吗?

 

性骚扰一个教授是某种刑事罪,肯定的。

 

三年前的Jim Kirk可能根本不会考虑自己行为带来的后果——实际上,他反而会欢迎随之而来的关注度。

 

现在的Jim Kirk——尽管还和以前一样放荡不羁而且没什么责任心——却一点都不想因为某个无意的冒犯而被学院开除。

 

这个地方是他唯一拥有的了。一切都太重要了。

 

我恐怕不能理解你问题背后的逻辑性。

 

Jim如释重负,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下来。这个教授显然比较随和,无论是以瓦肯的还是地球的标准。Jim很走运,瓦肯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

 

不管怎么说,Jim感到特别欣慰,好歹毫发无损地脱离了窘境。不幸的是,他总会屈服于自己的好奇心。

 

哦。好的,太好了。嗯,那你几岁了?

 

27岁。但这与你并无关系。

 

Jim畏缩了。老天啊,这家伙比他大不了多少!却已经成为学院教授了?根据他对瓦肯人仅有的一点知识,Jim知道他们智慧超群——也许这就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但说真的……27?Jim非常清楚——也为此得意——自己是个天才。可就算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几年的时间里就成为学院的教授。并不是说他想教书,重点是知道这个事实后,他对这个瓦肯人的尊敬——还有兴趣——增长了十倍。

 

的确是这样。不过你还是告诉我了。你想知道我穿了什么吗?

 

并不。

 

我懂了,欲擒故纵!我喜欢挑战。

 

不。

 

Jim暗自发笑,正要回复,但最后一个学生上交了卷子。正式上课了。只能另找时间了。

                          ——————————————

 该吃午饭了,但Jim避开礼堂里闹哄哄、乱糟糟的人群——红色制服的海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Jim不喜欢不吃饭,毕竟大部分时间里,他是一个极度活跃、神经紧张的人。然而,现在一股焦虑感深埋于他的心底。一个上午,他花了大半的时间在回避他妈妈等着和他说话的事实,不可否认,这阴影从早上开始就笼罩着他了。

 

必须先解决这件事。吃饭可以等。

 

没做思想准备,Jim就坐在了显示器前方,直接打开他妈妈发来的信息。

 

屏幕上弹出了Winona Kirk的脸。突然间看到她日渐苍老的脸庞,Jim的心一紧。他大概有六年没见到过她了。现在,她平静的目光望着他,仿佛要把Jim从自己的乌龟壳里拉出来。

 

"你好,James。"

 

她的声音在Jim耳边回响。Jim沮丧地盯着屏幕,就好像Winona能看到自己儿子的反应似的。

 

他妈妈继续说着,些微紧绷的语气里混合着焦躁和兴奋。

 

 “你好吗?我很久没听到过你的消息了。但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Jim不舒服地换了个姿势,看到她紧张地笑了笑。

 

“这意味着你没有惹麻烦——至少,没有大麻烦。我为你感到骄傲。"

 

她停顿了一下,安静的吞咽声在这寂静里就像一声锣响。Kirk急促地吸了口气。

 

 “嗯,不过,我有件事要宣布!"

 

她听起来带着压抑的喜悦。Jim促狭地看了一眼显示器。

 

 “我——我要结婚了!今天,偏偏是在情人节,Richard向我求婚了。这太浪漫了……"

 

Winona Kirk的声音渐渐远去,混乱、模糊,就像Kirk突然掉进海里,海水灌进耳朵,淹没了他。Jim被惊慌、恐惧吞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愤怒。

 

母亲缄默的脸在他猛然湿润的眼前闪现。Jim都没有费心擦掉眼里积蓄的泪水——他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结婚。这个词就像一把钝刀,缓慢地、痛苦地割开他。

 

Jim痛恨自己还在乎。

 

痛恨这一切还会让他难受。Jim真的他妈的一点都不想在乎一个很早就把他抛弃的女人,不管那是不是故意的。

 

他也一点都不想去感受那种深沉的苦痛,知道自己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父亲还活着,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去死吧,他甚至不奢求幸福的家庭。一个普通的家就够了。

 

可他得到的,却是第一个继父的拳打脚踢和苛刻愚蠢的训斥。当Jim学会用言语和拳头反击时,家暴更严重了。

 

很小的时候,JimKirk就学会了反抗。但问题是,拳头没有办法打倒失去父亲的哀伤。

 

通讯很早就终止了。

 

Jim全身僵硬,脉搏空洞而缓慢地跳着。他站起来,没有关掉通讯器。竭尽全力强迫自己走到床边,Jim重重地倒在床上,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为什么就不能为她感到快乐呢?

 

Jim努力地在自己的脑子里挖掘这种情绪,但他找不到,一点点喜悦都没有。她值得拥有幸福。她已经吃了太多的苦,他明明知道的。Jim爱自己的母亲。他就是没办法怨恨她。

 

但事实是,Jim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看起里这么轻松就摆脱了有George Kirk舰长的过去。见鬼的,他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Jim也从不认为他能够。

 

仍然沉浸在不合理的情绪中,Jim笨拙地从口袋里摸索出手机。想也没想,他发了这条短信。

 

你有没有希望过,自己的人生和现在的完全不同?

 

信息很久没来,很久。

 

再一次,Jim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他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不是那种会向别人敞开心扉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还没有遇到过可以了解他内心的人。但是,此刻,他却和一个陌生人喋喋不休。

 

或许这就是这种方式的迷人之处。Jim不知道他是谁,今晚他们换回手机以后很有可能就不会再见面。他可以自由地说说心里话。

 

很少。

 

Jim的轻哼声听上去就像虚弱的笑声。很少。他能够读懂这个意思。如果答案是”从不”,瓦肯人一定会直接说的。对方的回答暗示着,就算是瓦肯人也会有顾虑。奇怪的是,这一定程度上安抚了Jim。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我正因为一堆烂事而烦心。多希望人的心里能有个开关。那样我只需要关上它,然后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我相信,在地球上,这被称为痴心妄想

 

看着瓦肯人的话,Jim的嘴角放松了,眼神逐渐转暖。

 

的确是这样。但我讨厌感到愧疚。这是我最厌恶的。如果我谁都不在乎,那样是不是很过分?

 

愧疚是一种无用,而且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人类感情。木已成舟,覆水难收。

 

一个瓦肯人在谈论感情,Jim想着。他的思绪渐渐地逃离了原先的黑洞,转向探究他聊天对象那令人着迷的头脑。

 

你说的很有道理,教授。我并不讨厌自己现在的状态。我喜欢。我很棒。可是有时候,我希望生活也能有本使用手册。要么,你知道的,能有无尽的狂欢带你经历这一切。

 

有意思。(Fascinating.)你不像是会遵循指示的类型。

 

Jim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这个玩笑——如果它真的是个玩笑的话。也有可能这就是一个非常正确的观察结果。但是,在自己情不自禁的笑声打破房间里沉闷的气氛时,Jim还是吓了一跳。

 

谁说瓦肯人没有幽默感的?

 

我并不知晓。

 

Jim发现自己微弱地笑着。尽管疼痛仍然撕咬着他,但随着他们的每一句对话,这种感觉大大减轻了。他从来没想过,在所有人当中,偏偏是一个瓦肯人,轻易地就让他恢复元气。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快就鼓舞了我?

 

你的询问显然是个谜。

 

一阵暖意流淌在Jim的胸口,融化了悲伤的坚冰。他感觉……虽然不是痊愈,但有了好转。极其明显的好转。(He felt... not healed, butbandaged. Most definitely bandaged.)

 

好吧,还是谢谢你。

 


评论

热度(65)

  1. 琉歌小尖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叶溟小尖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