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溟

【spirk翻译】All My Love Will Remain 1

Pumpkinwood:

Kirk学员和一位瓦肯教授约会将近三年,但是在学院的最后一年,他发现他们的关系似乎变成了单方面的,因为他注意到Spock喜欢上了他外星语言学的明星学生Uhura。不用说当Jim得知他被分配到U.S.S Farragut 而Spock和Uhura被分配到U.S.S Enterprise。他们的关系急转直下,Jim决定退出,给Spock拥有真正值得他的那个人的机会。


六年以后,James·T·Kirk成为了U.S.S Enterprise的舰长,他有遇到了Spock,这一次是作为他的大副。往事重现,结局是否会不同?






Jim在学院的第一年就遇到了Spock,那个教外星语言学的教授。这个半瓦肯几乎一下子就用他的严谨冷静让Jim卸下了防备。他第一次是从Bones——他的室友,也是他交的第一个好朋友——那儿听说Spock的,McCoy当时正抱怨他最近的外星语言学讲师。


Jim得知Spock生人勿进,照Bones的话来讲,就是个尖耳朵混蛋。Jim被他勾起了好奇心,而且当Bones终于把Spock指给他看以后,Jim立马对这个优雅的男人产生了敬意。Bones为此笑话了他一番,还叫他忘了这些根本得不到回应的感情。


但Jim想再多了解Spock一些,所以,夏天的时候他加入了Spock的外星语言学课程。


就像每个人说的,Spock真的很冷。


他比北极的冰更冷。


但他又是那么机智狡黠,那些语言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他本来就拥有他们——字面意义。Jim觉得这实在很有趣,而且一点也不吓人。他更主动地争取教授的注意,坐在第一排带着大大的微笑回答每一个问题。


Spock一开始只是用那种会让最硬汉的男人都掉眼泪的态度挑起眉毛。他的眼睛深邃,每次Jim看向它们,都觉得被定住了。它们似乎在审视他的灵魂,Spock点点头,然后继续讲课。


有一天下课以后他被留下来,Jim惊讶地发现这个瓦肯人竟然要表扬他在书面作业中的良好表现。语言简短,轻描淡写,Jim还是由衷地喜悦。人生中的第一次,当他看着一个喜爱的人时,感觉心中有蝴蝶在飞舞。


于是,Jim想尽办法让Spock开心。Bones看出了些端倪,为Jim最近表现出来的痴迷叹气。


“这是不对的,Jim。”Bones把他的外星语言学教材放到腿上,盯着房间另一边的金发男人,“他是一个瓦肯人,又是你的教授。虽然只是短期的,但还是你的教授。这不值得,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变成你被开除的元凶了。”


“Bones,”Jim靠进座位里,把书推开,转过去仔细地看着他最好的朋友,“他并没有那么冷酷。”


“瞎扯淡。”Bones嘟囔着,“他是个瓦肯人,Jim!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情感。”


Jim耸耸肩,“他是有情感的,你知道的。”Jim回击道,他忽然对这个瓦肯人充满维护心,“他们只是不像我们这样让感情左右一切。”


Bones挑眉,手往胸前一环,“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妖怪专家了?”他讽刺地问。


“拜托啦Bones,”Jim说,“你只是不了解他而已。”


Bones轻声嘀咕了些什么然后安静下来。一分钟后他说,“不管怎样,孩子,只要别在被他伤透心以后到我这儿来哭就行。”


Jim灿烂地笑起来,又回到他的书本上。


而他需要更深入地了解Spock。刚开始Jim说些和课程完全无关的话时,教授犹豫地后退了一步。往往是“嗨,教授!”或者“你今天怎么样,教授?”Jim知道瓦肯人会仔细思考自己的回答,试图弄清楚Jim想干些什么。


Jim觉得那很可爱。在对他讲了两个月这些无意义的话以后,Spock终于开口问他真正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因为对他来说,一场没有明确主题的谈话是没有逻辑的。金发男人只是对他耸耸肩,咧着嘴看着他。


“我只是喜欢和你说话。”考虑了一分钟以后Jim说。


Spock挑起眉,而那总让Jim笑。“我不理解。”半瓦肯最后说,走向他的办公室。


Jim整整自己的背包,点了点头,这对瓦肯人来说大概很新奇。


“就只是……”Jim开口,想找到合适的话,“朋友们会做的事情。我们是朋友吗?”


Spock立刻停下脚步,看着Jim的眼睛说,“我认为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到达这个层面,Kirk学员。”


Jim笑了。然后挠挠脖子,“好吧,那现在来提升一下我们的关系怎么样?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要是你愿意,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瓦肯人没有朋友。”Spock说着继续走起来。


Jim倒也不在意。


“那你可以成为第一个有朋友的瓦肯人了。”他微笑着说。


Spock只是瞥了Jim一眼,Jim从他眼中看出一次愉悦。但Spock没有同意要和他做朋友,却也没有拒绝Jim跟在他旁边。


 


 


Jim渐渐地知道了更多关于这个半瓦肯的事情。一开始,谈话总是在Spock毫无表情的一瞥和“我认为这与你无关,学员。”的回复中结束。但Jim没有放弃。他走得越近,他就对这位瓦肯朋友的内心更好奇。


每次Jim陶陶然地带着傻笑回到宿舍,Bones都只是摇摇头。


“你这下糟糕了吧,孩子?”


Jim红着脸对他笑了笑。“什么?没有!”他否认。


Bones不为所动地盯着他,Jim选择无视他。Bones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他也不浪费时间听他唠叨了。


可他最后不得不这样做。


因为认识Spock八个月以后,一些事情变了。


 


 


Spock习惯了Jim的陪伴以后,他的态度悄然变化了。当他们独自相处时,他不再叫Jim“Kirk学员”或是“学员”。而Jim为能走入Spock的生活欣喜不已。有一天,他看着Spock,细数他种种小习惯,那种柏拉图式的感情开始变质。


这叫Jim从心底轻松而不安。又仿佛能就此征服世界。而他很快就不再和女人们纠缠不休,事实上,他不再以此为乐了,这可是他生活中的一大改变。


Spock让他充满归属感。


这着实吓到他了。


这些感觉起作用了,它们自然地发酵,不顾他无声的反抗。而那不会对任何人有好处。Jim信任Spock,这也是一切改变的导火索。Jim鲜少信任别人。


那些他信任的人都是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Bones是其中一个,也是他至今为止愿意全身心信任的人,反之亦然。但对于Spock,他觉得信任他似乎理所当然。他知道这个半瓦肯一开始不信任他,但很快,那些坚冰开始不自觉地融化,Jim明白他也开始信任他了。


 


 


八个月后的一天,Jim醒来,而他想见Spock。


他的感情不再是单纯友好的,不管怎样,它们在滋长,汹涌的,深沉的。在那些独处的时光里,哪怕只是吃午饭,下棋,甚至是在学院的公园里闲逛,他的心砰砰直跳,就像有什么东西让他体温上升。


但他对此只字不提,把它们藏得好好的,因为Spock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回应。Jim想Spock肯定会认为一个学员和一个教授发展关系是不合适的。


但是Jim想要——那样一段关系。


他,James·Tiberius·Kirk,想要和Spock有那样一段关系。


豁然开朗,Jim不再嘲笑自己。他内心的感觉终于有了一个定义,却是他长久以来害怕面对的。在他的生命中,这种情感很虚假,也和温柔搭不上边,因为他从不知道原来它们存在。


现在,他知道他错了。


“为什么你笑得跟个疯子一样,Jim?”Jim一坐下来Bones就问


“Bones,”Jim说,“我终于明白了。”


Bones挑起眉,“啊……啊?”


“我爱上他了。”


Bones瞪大了眼看向他。过了一会儿,他诅咒起来,“老天爷啊,Jim。”冲Jim大声囔囔,“该死的他可是个瓦肯人!”


Jim就只是点点头,好像那没什么大不了。但他知道他爱上的不是一个人类或猎户座人——而是一个瓦肯人。他明白Spock也许从未有过友情之外的想法,所以他又忍了两个月。


而爱情,从来都伴随着渴望和痛苦。


Jim以前从未发现,当他为Spock那些“冷笑话”发笑时,Spock的眼睛是如此明亮,当他和他争论时,Spock的嘴又是怎样抿紧的。


要掩饰情感对他来说变得有些困难,因为他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它们真是一团糟,不停扰乱着他的思想,直到到他恨不得让它们统统安静下来。每当他在Spock身旁,他的心会感到疼痛,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又那么远。


然后——那些该死的梦就开始了,Jim睡得越来越少。


 


 


Jim有些暴躁恼怒,越来越重。Spock怎么能就这样坐着,对他的感受一无所知?Jim把他的骑士往棋盘上一掷,让Spock吃了一惊。他把脸埋进手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寂静在空气中流转。他听到Spock的动作。


“你还好吗,Jim?”


Jim干咳了几声。这不是Spock的错。


但某种方面来说,又是的。


Jim抬起头,对半瓦肯虚弱地笑了笑。“对不起,今晚状态不好。”


Spock点点头,“那么,你想要喝点什么吗?”


“随便什么。”Jim冲着地板喃喃。


Spock站起来,走到复制机前点了两杯瓦肯浓茶。Jim喜欢这种浓重的口感。这的确需要时间适应,但他为瓦肯浓茶抛弃了格雷伯爵。


“谢了。”


“不客气。”Spock说着把杯子递给Jim。


金发男人接过它,安静地喝着,仍然不去看Spock。刺激的液体滑进嘴里,让他稍稍放松了一点。乱糟糟的情绪,因为做梦而睡眠不足,真的让Jim这两天很烦躁。


甚至连Bones都说Jim称得上世界上脾气最坏的家伙了。Spock在盯着他。他抬起头,看到他的黑色瞳孔里闪烁着的担心。Jim忍不住皱眉,把杯子放到膝盖上。


说实在的,过去这四个月里Spock也变了不少,每当他看着Jim,就有现在这种眼神。Jim不知道该怎么说,有时他意识到他们坐得太近了,Spock靠近他时,他们的手臂甚至会擦到一起。Jim其实对个人空间并不很看重,哈,他第一次遇到Spock的时候都没管住自己的手。但这个半瓦肯没有很在意的样子。诚然,Jim大大咧咧地拍他肩膀的时候,Spock会瞥他,但他从来没叫他走远点或者说类似的话。这让Jim觉得自己是特别的。


“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你吗,Jim?”Spock终于问。


Jim咬了咬自己的內颊,看向Spock,“我——我不知道。”


Spock挑起眉,眼中满是疑惑。


“请解释。”


“我,”他开口道,忽然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不得不移开眼神接触。脸颊似乎烧了起来,慢慢地喝了一口茶。失落席卷了他,这些情感得有个宣泄的地方,但他很害怕——要是Spock拒绝他甚至中止他们的友谊怎么办?


光是想到这里就浑身冰凉。


Spock皱起眉,嘴角明显地下拉了。“Jim。”


金发男人有些退缩。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隐瞒多久。他的意识慢慢变得沉重,一瞬间,他所能想到的只有Spock。盯着地板,要是不说些什么,他大概会毁了自己。深呼吸,他想好要是搞砸了一切,他可以说是因为没睡好。


“我爱上你了。”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