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溟

【楼诚】【现代AU】 功成名就 <2>

昭光:

我也是多年没有日更过了,鸡血打得真足……


后半段是落地窗play,在凯凯生病的日子里搞肉很有负罪感TUT


<2>


虽被明楼这样催促了,等明诚终于排开日程,订好回上海的机票,也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


毕竟是新科影帝,正是声名与簇拥水涨船高的时候;加上这些年欠的人情,也该要一样样还。


选择做演员虽然是那年他离家出走后的一时冲动,但以明诚的性格,做事是断然不肯半途而废的。明楼也清楚这点,这些年虽对两人聚少离多颇为不虞,倒也一次都没有提过让明诚放弃自己的事业。


他待明诚如珠玉,除去珍重那被他手把手教养出来、独属于他的的柔软与坦诚,也欣赏他在外人面前的傲气魄力,光华万丈。


他们明家,养花养牡丹,种草是兰草,走出去个个是人中龙凤,他从没有不放心过。


更何况到了今日,放出去的鸽子长成了雄鹰,是否还肯听他这长兄如父的话,也仍未可知。


 


明诚回上海,向来是先回明楼名下那间市中心的公寓。


这些年上海堵车堵得更加厉害,连着翻新的速度一起,教他有时候都不习惯。明诚五点十分下的飞机,给明楼发了消息,一直到将近八点,黄浦江被霓虹夜灯照得彻亮,才到了公寓楼下。


他猜明楼早已等得不耐烦,奇的是一条短信电话也没有,不由惴惴。


明楼于他,是父兄,是师长,是爱人。从小到大,他观其语,察其色,随其令,唯一一次违逆他的意思,便是两人在巴黎大吵一架后他独自回国。


说来也巧,明诚本来是给当了导演的高中同学帮忙串个角色,没想到成果颇为不俗,他自己也有兴趣,便顺水推舟地演了下去,竟就那么把明楼晾在了一边。


直到那人一个月后把电话打到他临时经纪人那里,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大哥?”


他怎么敢忘。


 


担心明楼生气,明诚进门时特意压轻了声音。才换上拖鞋,便听见明楼问话:“还知道回来?”


明诚自知理亏,垂着头喊一声“大哥”。


他在外人面前是众望所归,鸿渐之仪,那日在晚会上众星捧月,让明楼几疑那满室华光眩影,都只为衬他一人风采。到了他面前,又是这样带着点讨好的可怜相,明知是他故意而为,奈何自己就吃这一套。


明楼轻哼一声:“先吃饭吧。”


 


明楼十项全能,唯独不会做饭。明诚在厨艺一道上倒是颇有造诣——这也是时事所逼,明家已经有了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他再不脚踏实地一点,难不成两人在法国的那几年全要靠可颂和奶油汤填肚子?


倒是没料到,他这一点“时事所逼”的特长在日后上综艺节目时又有了用武之地。身姿挺拔,相貌俊朗的“男神”低眉垂眼十指如玉地切一根萝卜,霎时又俘获屏幕前多少荡漾春心。


明楼也看了那期节目。


明诚总以为大哥还对他自作主张进了那么个鱼龙混杂的圈子心存芥蒂,在他面前从不敢提太多工作上的事情。其实明楼早已接受,看不到真人时也会看看节目聊慰相思——并从此对那道胡萝卜香叶炖牛腩念念不忘,想着早晚要让明诚为他当场演示。


 


当然不会是今日,他体贴明诚舟车劳顿,从他爱吃的本帮菜馆子那订了一桌,知道这个时间路上要堵,还特地吩咐他们晚一些送来。


明诚饿得狠了,也不多话,脱了外套捋起袖子便坐在桌前。明楼瞥见他戴了自己送的那支表,很是满意。


倒不是戴哪支表有什么紧要,重要的是他心上的人也把他放在心上。


明楼下午吃过些点心,也不饿,就坐在一旁替明诚布汤。明诚吃饭速度不慢——也是前些年赶戏赶出来的毛病,放在小时候被大姐看见,总得被敲上几筷子——吃完了也自觉得很,拿起碗筷就要去厨房。


明楼拦住他,掌心覆在他指骨上:“去洗澡。”


他们的目光相触了一秒,又滑开。彼此已相处了大半个人生,有些话确实是不必多说的。


 


明诚从浴室里出来,只疑心自己走错了地方。整座公寓的灯都熄了,唯独从客厅那面正对着黄浦江的落地窗,透出夜上海的流光溢彩来。


在明诚心里,再不会有一个城市比上海更美了。而上海最美的时分,也正是这样毫无顾忌笙歌华彩的夜晚。


可是明楼站在那里,夜景绚烂就都成为陪衬。


他大概也冲了个澡,身上披着明诚买的绛红色丝质睡袍,平时被发胶固定的头发有些散下来,搭在额头。手里拎着酒杯,又像是漫不经心,迟迟也没有喝上一口。


明楼听见身后的响动,转过头看他,夜色与霓虹一同落到他眉间。


他晃了晃手上酒杯:“喝吗?”


声音低沉。


明诚有些急促地走过去——这时候也顾不上自己只套了长裤——他只觉得自己每一寸皮肤上都蒸腾着热意,唯有明楼能解他的渴。


他的大哥倚在窗边,恃美色行凶,又持美酒诱惑,多像是诱人堕落的撒旦。


而他早已沉沦深渊,万劫不复。


之后就是rou了,请走不老歌


po主上一回炖肉得是一年前了,水平有限,大家吃着玩_(:3 」∠ )_


对了,大哥造型请脑补醉楼(๑•́ ₃ •̀๑) 作为一个攻控我思考了很久,还是雨楼>醉楼>哭楼 【没人问你

评论

热度(636)

  1. towerloom昭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