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溟

哥哥饶命

叶无臻: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jin17&tid=3129896#Content     
          “哥哥,饶命……哥哥,饶了我罢……哥哥,饶命……”
 阿诚端着水盆进了屋里,就见明楼一脸茫然的靠在床头,眉头略略颦起,似乎还没睡醒。他很少在明楼脸上看到这样的情绪,年少时偶有之,到后来年岁日长,却很难在明楼脸上找到他真实的情绪了。这样情绪外露的明楼更叫他喜欢。
        “大哥,该起了。早上有和藤田的会面,10点经济司开会。11点周佛海要见你,12点约了汪曼春午餐……"阿诚说了几句,见明楼仍是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有些奇怪,担心他是不是病了,伸手过去要探额头,不料却被一把抓住手腕,“阿诚,叫声哥哥,嗯?”阿诚立时明白,这人不知是做了什么污糟糟的梦,又来消遣自己。他有些恼,这人昨晚折腾了自己这么久,居然还会做污糟糟的梦,简直是不可理喻。把热手巾往明楼那一掼,“爱起不起,不上班也随你。”转身出了屋子。
         及至坐到了车上,明楼还在回味那个梦,阿诚那微红的眼眸,水光肆意,薄薄的唇间吐露出叫他心悸不已的声音,“哥哥,饶命……哥哥,饶了我罢……哥哥,饶命……”害得他早上起来的时候一柱擎天,明明昨晚已经交过公粮了。和阿诚在一起这么久,从未听阿诚说过如此之语,却让自己有莫大的满足感,他想或许晚上可以试试,让阿诚喊一声试试。
         阿诚透过后视镜瞄到后座那人的表情,便知他又在打什么污糟糟的主意。他其实有些恼,两个人在一起后,他才知晓明楼的欲望有多强盛,每每叫他吃不消。尽管明楼还算克制,可他还是觉得明楼要太多了。偶尔也会腹诽,莫非汪曼春天赋异禀?可也只限于想想,若是真说出来,只怕又会被折腾一番。幸好今日里两人的行程都排的满满当当,不到下班是见不着面了。揉了揉酸软的腰,他想今晚再不能让这人得逞了。
          明楼自然不知道阿诚的打算,他自有他的打算,虽不至于一整天心猿意马,但也一直记挂着这事,只盼着早些下班,早些回家。阿诚忙碌了一整天,却是早把早上的事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回家的路上,阿诚把今天的事梳理了一遍,一条一条的报告给明楼,却不知这人只想听自己嘴里出来的那声“哥哥饶命”。明楼脸上沉稳如常,一点没有带出来,他有的是耐心,有的是手腕。
         吃了饭,消了食,洗了澡,换了衣。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明楼的屋子。自从在一起后,阿诚就没睡过自己的屋子了。两人上了床,说了会体己话,阿诚准备睡下了。却不想明楼突然问了他一句,腰还酸吗?边说手边揉上了他的腰,温热的大掌隔着真丝布料舒缓的帮他按着腰,叫他有些脸红,却又觉得贴心,这个老男人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嘛


后面的不老歌走起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jin17&tid=3129896#Content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