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溟

为兄为龙(十二)

花如森:

今天的奥斯卡似乎大家都在为小李子喝彩,以后会少了很多梗吧。但是我很喜欢今年的最佳纪录片,关于Amy winehouse的,这个死于27岁的女JAZZ歌手(跟Kurt Cobain一样?)真正当得起那句:希望你不再生来勇敢,不再天赋过人。才华横溢却恶习难改。


而且她自己的偶像,在她死后说的那句话真棒:放慢脚步,你活得够长的话,生命自会让你懂得怎样好好活下去。


哎,这是今天说的无关话题了。这两天又在写一个奇怪的脑洞,因为写的太长,不知道应该一次放完还是几次哈哈哈哈哈,被困扰了。依旧是个像怪谈一样的故事。


本子二刷这周会放页面,请需要的关注下主页。


这集仍是王天风的粉丝请避让,明楼的粉丝请避让,阿诚的粉丝请避让。啊,还有人在吗?


我爱小团子,噢耶。


----------------------------------------


阿诚被按着头跪在地上。


王天风翘着脚坐在太师椅上,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身后的几个小弟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屋子里静的能滴下水来。


“明楼没有死。”半晌,王天风开口道。


 “我知道。”阿诚被人按着,声音一丝波澜都没有。


 “你知道个屁!”王天风吼了起来,噌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阿诚用力的把头扬了起来:“你自己的炸药火力不够,他的人衷心护主,这些都要算到我头上?”


  “但是我告诉过你,拉断红线塞进车子,明楼问你的时候你说的是什么?”


 阿诚听到这里冷笑了起来,“王主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心里很清楚无论拉哪根线都会爆炸,就算我没有完成任务,郭骑云也会想办法拉断引线接着完成。”


“我的意思是?……是你他妈的根本不想让明楼死!”王天风拽住阿诚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我告诉你,你以为只有他会测试下人的忠心吗?我也会,但是你在这项测试中得了零分。”


  “话说到这份上,男子汉大丈夫,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要杀要剐王主席请便。”阿诚一把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啪啪啪”王天风拍起了手,“好样的,你要在我这里装英雄吗?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他绕着阿诚转了两圈,道:“这个乱世不需要英雄好汉,还是当个坏蛋最保险。”


 他冲外面招了招手,道:“抬上来,送给我们……宁死不屈的英雄。”


 阿诚呆呆的望着那只还渗着血水的巨大柳条箱。前半生同他最亲近的两个女人想必已经被剁成肉泥了。


  “王天风你他妈不得好死!!!!”他突然疯子似的扑向王天风,身后几个人竟是拉也拉不住。


“我无论好死赖死你是看不到了,因为我会活得比你长。”王天风瞅着阿诚布满血丝的眼睛,他看着他像野兽一样不住的喘着粗气,皱起眉头:“要你有什么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狗,下去跟亲人团聚吧。”


阿诚被人按着,呸的朝王天风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咧开嘴笑了:“那你知道我们这种野狗如何生存吗?只要别人踩在我们头上,别管他是老虎还是狮子,打不过我也要咬下块肉。“


“死到临头还嘴硬。“王天风掏出手帕,默默把脸上的口水擦干净,突然转身对周围的小弟道:”这是明楼平时操的男人,你们谁想试试?“


一时间众人都愣在原地,王天风一把推上最近的小弟,把他推了个趔趄,道:“想当大哥吗?当大哥都是操男人的,带劲!一会死了就不好玩了,都去,都给我去!“


众人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哪那么容易让他去死,吐老大一脸口水的人,要把他的自尊碾进泥土里,尽情羞辱个够。这一下众人仿佛得了令,一拥而上拉起阿诚就往里屋拽。


阿诚被人拽着,几乎是在地上拖行,他仍是瞅着王天风笑,嘴里念着:“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王天风叫两个小弟堵在门边。


自己掏出一根棒棒糖,坐回太师椅吃了起来。阿诚这种小卒子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既然明楼没死,为龙会追杀自己已成定局,他最近似乎需要暂时离开上海避避风头了。


或者是派人手去医院干掉明楼?现在护主抢功的那群会加倍小心,医院不是个解决他的好地方。


脑中正迅速的过着各种计划,开始喧闹嘈杂的里屋竟渐渐没了动静,王天风抬眼示意小弟开门:“怎么回事,该不会是玩死了吧?”


门一打开,一道血影窜了出来,一把把王天风从椅子上捞了起来。


王天风被人用小刀重重顶在脖子上,已经变成血人的阿诚在他耳边道:“给我准备钱和车子。”


王天风张大嘴,嘴里的棒棒糖掉到了地上,他望着门里如同炼狱般的景象。地上躺着被划得四分五裂的人,没死的蜷缩成一团在墙角呻吟着。


他突然想起九犬一獒的故事,将数只同样年纪的獒放在一个窖坑内,没有食物,为了生存,必须经过残酷的竞争,甚至生吃同伴,胜者为王,最后总是会有一只獒活下来,甚至可以同狼抗衡。


他的脖颈已经被重重划出了血珠。


他这才发现,原来阿诚这只小野狗可以咬死狼。


“把刀放下!”门口的小弟慌忙举起了枪。


“怎么样,王主席,我们一起变蜂窝煤好么。”阿诚在他耳边道,竟仍是笑着。


“你们都把枪放下,给他准备钱和车。”王天风赶忙摆了摆手。“阿诚,你不要激动,答应你的都会给你,你把刀放下。”


“我刚才在里面本来想出来就一刀宰了你,然后让你的小弟打成筛子,也算尽了孝道,可杀着杀着我突然想明白了,在这乱世死简直太容易了,可我偏要在你和明楼中间活着,我他妈为什么要为你们两个人渣死!”


“不死,不死,你我都不死。”王天风觉得脖子上的血珠已经连成了线。


两个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是拿不定主义。


阿诚一用力割断了王天风的一根血管,血喷了出来,王天风赶紧抬手去堵。


阿诚仍是往里割着,吼道:“还有哪个想试试明楼的男人?!!”


 


 


 


 


 


 


 




 


五年后。


 


男人手里托着个小婴儿,孩子睁着黑黑的大眼睛望着他,他笨手笨脚的晃了晃,孩子竟然望着他咧开嘴笑了。


看到孩子笑了,男人也难得的眯起了眼睛露出个柔和的表情,喃喃道:


“真像他。”


“老爷,我的任务完成了,请兑现诺言。”女人低着头局促的说道。


“那是当然,钱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和姘头拿了钱就去香港吧,再也不要回来了。”男人示意她拿桌上的箱子。


女人打开箱子,似是对数目极为满意,点了点头,拿起箱子鞠了一躬。


在她退出门前,男人忽然问:“他有提过我吗?”


“没有,他从不提以前的事情。”


男人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


他把孩子往身前紧了紧,孩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奶味,柔软的让人整个心都化了。


“我们去抓你爸爸,抓到他该怎么惩罚他呢?“


他抬起手,逗弄着孩子,那只手竟是缺了几根手指。


“抓到他狠狠打屁股怎么样?”


 


 


 


 


阿诚左手拎着几刀黄纸,右手抓着个纸袋。


今天是母亲和姐姐的忌日,吃过饭他打算在院子里烧些纸钱。


这些年东躲西藏,似乎养成竖起领子快步走路的习惯,可他经过街角小摊时还是蹲下了身子。


那摊子上摆着些小孩玩具。


他看了看,拿起拨浪鼓摇了摇,又拿起小老虎捏了捏,竟是不知道该挑哪个好。


“这个多少钱?“


“三文。“


这个不知道宝宝会不会喜欢啊,想起回家就可以抱住宝宝柔软的小身体逗他玩就开心,想着想着阿诚竟咧嘴笑了起来。


“阿诚。“


突然身后有人叫他,听到这声音的瞬间,阿诚的笑僵在原地。


他低下头,只能看到身后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


他的心脏剧烈的跳了起来,他有好多年没有听到这声音了,可他根本不想再次听到这声音。


阿诚慢慢的站起身来,头也没回,突然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砸去,拔腿就跑。


身后的人似乎急急闪开,又喊:“阿诚!”


不要,他一定是在做梦,一瞬间回忆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阿诚没命的跑着,他得想办法绕回家,马上带上老婆孩子离开这里。


他跑着跑着,竟发现自己跑进了死胡同。


果然,根本就逃不掉,无论怎么躲,躲到哪里,皆是逃不掉。像小时候一样,他又被人堵在死胡同了。


他听见身后人慢慢向他走过来,皮鞋踏在地上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阿诚慢慢转过身来,他听到男人对他说。


“阿诚,好久不见。”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15)

  1. 受粉楼苏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靠,真是神转折啊!